claier

栖旧:

我爱这个男人

樊寄深:

谁来捂住你偷听苦难的耳朵?
——看到这个访谈,正主对吧唧当时心境的阐述,更是触目惊心。